笔趣阁 > 我真要谋朝篡汉了 > 第11章 返乡

第11章 返乡

?热门推荐:
????第十一章返乡

????“早就听闻冯将军子女自幼均在军旅中成长,今日一见才知传闻不假。”

????刘更生望着冯奉世率部离去,才疑惑不解的说道:“不过他一直奉命持节驻扎在上郡,怎么会突然返回京城,莫非跟这次选秀有关?”

????“选秀?!”陈汤惋惜的道:“好个英姿飒爽的女将,却要脱下战袍,穿上红装,然后与众多女子一起向一个老男人献媚,想想就觉得一颗好白菜被一头猪拱了!”

????刘更生连忙堵住陈汤的嘴,告诫道:“贤弟以后说话做事一定要谨言慎行,在为兄面前说说就算了,若让旁人听了,告你诽谤君王,那可是要腰斩弃市的。”

????“见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;话到嘴边留半句,事到临头让三分;饱经世故少开口,看破人情但点头!”陈汤念着打油诗,拍着刘更生的胳膊,笑道:”兄长放心,像那些无趣之辈,小弟一向的原则就是敬而远之……”

????“见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……”刘更生作为一名文学家,这些诗词歌赋特别感兴趣,顿时来了兴趣:“这短短的几句诗词,简直精妙绝伦,把道家思想发挥的极致,贤弟这是何人所作?可是贤弟的佳作!”

????“小弟也是偶然听人说起,想来是先秦时期流传下来的俗语吧!”

????陈汤作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少年,自然不会厚着脸皮盗取别人的劳动成果,摇头否定道。

????“这个到可惜了!”刘更生45度仰望天空,雄心壮志的道:“先有秦始皇焚书坑儒,后有项羽火烧咸阳城,导致先秦文学实史毁之一炬,所以愚兄有个愿望,就是采集前代史料轶事,定装成册留予后人!”

????陈汤钦佩的道:“兄长有此鸿志,实乃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,小弟佩服!”

????刘更生意气风发的大笑道:“哈哈哈,我若在有生之年完成此举,定会让贤弟第一个知晓,然后有劳贤弟给愚兄校对校对!”

????“兄长有言,小弟敢不效命。”陈汤保证道。

????两人边走边聊,谈古论今,不知不觉出了城门,来到了长亭外。

????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

????有不少人聚集在此地,送别友人,有人抱头痛哭,有人挥泪告别,有人强颜欢笑,有人醉酒狂欢,场面十分凝重。

????陈汤与刘更生这才反应过来,已经不知不觉走了十里。

????陈汤微愣,苦笑道:“本不欲兄长相送,却不料已送十里。”

????刘更生摇头,惋惜道:“与贤弟相谈,若饮醇醪,不觉自醉,不知不觉已至长亭!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,想到贤弟即将远去,下次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相见,心中甚是不舍。”

????此时此刻陈汤心中虽然有万千语言,但是卡在嗓子处无法诉说,于是翻身上马,双腿一夹马肚,扬长而去。

????嘴里却喊着:“兄长保重,小弟去也!”

????刘更生站在原地,挥了挥手,小声的道:“你也保重,愿你早日找出真凶,还自己一个清白!”

????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

????一连赶了几个时辰的路程,天色逐渐阴沉,风云变色,陈汤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,于是快马加鞭,争取在暴风雨降临之前找到客栈找到客舍。

????“轰隆隆……”

????一道电闪划破天空,紧接着一声雷鸣石破天惊,顿时狂风呼啸,倾盆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之后席转而来。

????陈汤瞬间成了落汤鸡,额头上的雨水哗啦啦的流入眼眶,陈汤赶紧闭上眼睛上,摇头甩的很雨水。

????而陈汤胯下的骏马显然被电闪雷鸣声所惊吓到,仿佛脱了缰的野马一般横冲直撞,用力腾跃,陈汤紧栓住马绳,把握好方向,任由它狂奔。

????幸好下雨,路上没有行人,不然依照这种速度,恐怕早就出了车祸。

????大约奔跑了半柱香时间,马儿渐渐安静的下来,停了下来……扬着马蹄……不停的喘着粗气,显然经过长时间的剧烈运动,使它感觉到疲惫不堪。

????陈汤跳了下来,抚摸着它的头颅,马儿很不情愿数次想避开,眼儿都无法逃脱陈汤的魔掌,渐渐的马儿变得温顺了起来。

????“马儿……再不走可就真的要露宿街头,与雨水为伴了……”陈汤顺着他的头颅往下抚摸,马儿好像特别喜欢这种感觉,脑袋不停的朝陈汤怀里蹭,陈汤顿是开怀大笑的道:“你是不是也不行露宿街头,既然这样我们就走吧。”

????陈汤牵着马,顶着狂风暴雨,徒步前行者。

????皇天不负有心人,经过陈汤不懈的行走,终于发现了一家客舍,陈汤激动的拉着马赶他过去,走近一看却发现大门紧闭,原来是已经关门了。

????陈汤拉着马走了上去,拍打着门,大喊的:“店家……开开门,远道而来的行人想要在此居住一晚,还望店家行个方便。”

????里面没有动静,陈汤再次拍打着大门,声音也扩大了一些:“店家,开开门救救命呐,价钱一切都好商量……”

????这时里面才有了一些动静,陈汤透过门缝看到了一缕亮光。

????“这么晚了……还有人来?”听着声音……是一名老者的声音,老者骂了一声,才慢吞吞的打开一个门缝,见门外青年眉星剑目,相貌颇为英俊,身穿白袍,头戴发冠,一手扶着腰间配剑,一手牵着马绳,立刻双眼一亮,阿谀奉承的笑道:“公子这是从何处来?又往何处去?可带有路引?”

????陈汤从怀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路引递给了老者,回复道:“我从京城来,去往家乡山阳郡瑕丘县。”

????老者举着油灯,伸近仔细看了看,确定无误后,才放陈汤入内,陈汤抹干脸上的雨水,走了进来,对老者道:“店家为我准备热水,然后弄些吃的,还有给我的马也弄些吃的,奔波了一天,骨头都快散架了。”

????老者自然不会拒绝,吩咐伙计把马牵去马厩,并准备好饲料,而老者此时正对着路引在店簿上填写信息登记在案,然后备注好日期,方便以后衙役前来检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