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医凌然 > 第885章 人文

第885章 人文

?热门推荐:
????在医院里,医生们往往并不太关心大便的软硬干稀,而是对它的颜色更在乎一点。

????医生眼里的大便,通常是有七种颜色,与彩虹差不多。

????正常的大便,就是黄色和褐色的,毫无新奇感,也不受群众关注,属于很少出现在询问中的普屎。出血的大便则有从鲜红到黑红的全谱系,其颜色越鲜艳,就意味着距离出口越近,反之,则意味着距离出口越远,所以,鲜红的大便往往提示痔疮等肛周出血,而暗红或黑红的大便往往提示消化道出血。

????颜色最漂亮又安全的大便则是绿色的,通常来说,它代表着……代表着你菜吃太多了,或者消化太快了,以后吃的别那么健康就好了。

????相比之下,黑色的大便提示便秘或其他胃肠疾病,可以说是平平无奇了。

????而要说大家最不愿见到的大便颜色,应当是灰白色或陶土色,它往往意味着肠道阻塞,以至于胆汁无法进入,这也正是余媛在饭盒中看到的。再结合她在报告单上看到的内容,肠道癌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

????“您叫薛桂仁是吗?今年66岁?”余媛再低头看了看老大爷的检查报告,习惯性的核对姓名年龄。

????老大爷此时却是撇撇嘴,道:“薛桂仁是我弟,我叫薛桂孝。”

????余媛的眼角抽搐了?一下,问:“年龄呢?”

????“满算68了。”薛桂孝老大爷唏嘘了一下,像是聊天似的,道:“我这个年龄啊,身体有病是正常的,之前的检查啊,搞的兴师动众的,不是也不能确诊吗?我想着,你们也是从云华过来的医生吧,就再给我看看,县医院的技术是真不行……”

????余媛勉强笑了笑。她都能猜得到,县医院遇到老大爷这种疑似癌症的病人,肯定是要小心再小心的,不可能把话说的太满。毕竟,癌症的金标准就是活检,没做肠镜总归是有可能不是肠癌的。

????换在大医院里面,大家说话还可以直接一点,县医院的“人文”性就很难讲了,对老人家过于委婉,也是有可能的。

????余媛这么想着,又再指指检查单上的姓名年龄,道:“姓名和年龄是您弟弟的,但是您做的检查,对吗?”

????薛桂孝“恩”了一声,道:“我弟能报销,我都是用他的名字看病的。这么不影响么,我们这边都是这样子搞的,你们要是能行,我就多做两个检查,不能行的话,就少开几个,谁家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你说是吧。”

????“我们不能用别人名字做检查。”余媛给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回答。

????用别人的姓名和医保看病,这在三甲医院已经不太行得通了,但在制度不完善的乡镇医院尚有存在。尤其是那些医保额度用不完的乡镇医院,更是没有完善制度的动力。

????薛桂孝不满意的哼了一声,道:“有什么区别嘛,检查都是检查的,钱你们也是拿到了,报销是我的事嘛。”

????“我们医院的领导有要求。”余媛并不真的解释医保费率和报销的问题,更不会扯什么风险等等。

????薛桂孝反而听明白了一些:“现在的领导,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报销用的又不是他家的钱,管的还宽的很。”

????余媛掠过这个话题,再问:“之前的医院,没有要您留院观察吗?”

????“用不着,我好好的。”薛桂孝接着道:“而且,他们住院不能用我弟的名字,那我不能住啊,一天百十块钱的……”

????“这样,您稍等一下,我们看看这一次的检查的结果。”余媛说是这么说,其实对检查的结果已有预计。

????薛桂孝被余媛安排到了窗边落座,又椅子有茶水,倒是基本满意,还评价一句:“你们这边的服务还可以的,所以说,人的个头外表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灵美!”

????刚走到凌然跟前,准备报告一声的余媛,一脚踩在了左慈典的脚上,重重的一捻。

????左慈典只觉得自己的脚,像是被猫脚垫给触到了,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,那满脸的褶子聚集起来,就好像黑山老妖下山恰饭似的。

????“凌医生,这名患者之前检查过一次,疑似肠癌,是不是转给普外做个肠镜?”余媛还是遵循了原计划。肠癌是生存率比较高的癌症类型,手术做的及时做的好,再加上病人的运气够好的话,活过5年的概率还是很大的。

????虽然急诊科也能自己做肠镜,但对疑似癌症的患者,余媛觉得还是应该交给普外去确诊。

????凌然看了看报告,同意道:“可以。你想转给哪家的普外?”

????余媛不由一愣,现在的八寨乡分院,来的最多的医生就是普外科的,唯独没有云医的,那转给谁家,还真的要考虑一番。

????余媛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窗前的老头,暗叹一口气,再道:“病人家庭条件好像不太好,不如,我去问问哪家的普外能减免些费用,然后就转给哪家吧?”

????凌然吃着剥的一丝外膜都没有的柚子,点点头,道:“可以,但要先询问病人,左慈典打几个电话吧……”

????左慈典立即应了下来。

????与此同时,系统也跳了出来:

????任务:治病救人

????任务内容:救治薛桂孝并使之保持生活能力,有尊严的生活。

????任务奖励:“左半结肠切除术”或“右半结肠切除术”

????凌然微微抬头,选择性的任务奖励,他倒是第一次遇到。

????不过,与之相比,今次的任务,也是更加的意味深长。

????“问问这位病人,他平时的生活来源是什么?”凌然依旧是说给左慈典。他本人并不擅长聊天和谈心,也不想尝试突破了。

????左慈典这次没有立即答应,只小声道:“凌医生,涉及病人的日常生活的话,情况经常会变的很复杂的。”

????“恩?”凌然不解抬头。

????“养人是很贵的,养一名病人可就更贵了。”左慈典猜得到凌然的部分想法,带着规劝的意思,小声道:“您想想看,一场手术做下来,手术费和围手术期的各种花销,咱们就算能减免大半,剩下的也不是小几万元能打住的,要是算上病人和家属的生活费,误工费,这可是一个无底洞。”

????凌然不置可否的道:“先问问看。”

????左慈典叹口气:“我就怕沾上了甩不脱,得,我问问吧。”

????“可以做手术的医生也多咨询几位。”凌然又多叮嘱了一句。

????“得。”左慈典不再啰嗦,摇摇头,自去做事了。